http://www.179096.com

北京人艺演员何冰:长长的路 慢慢走

主页:(http://www.179096.com) 北京人艺演员何冰:长长的路 慢慢走

      ◆ 本报记者 吴翔  何冰去年来上海,凭借《情满四合院》中傻柱一角荣获白玉兰最佳男主角奖。

此番,何冰来上海带来新剧《芝麻胡同》。

在戏路上,何冰经历过蛰伏,也享受了瞩目;年过半百,漫漫人生路他走得踏实,人生的道理他深入浅出,从不让坏的影响未来,也绝不让好的迷惑现在。

  别任性 上有老下有小  一看名字,便知道《芝麻胡同》是一出老北京的戏,这也是何冰与导演刘家成自《情满四合院》后的再度合作。

在老北京,《四合院》里可以生发出“傻柱”,何冰说傻柱是抬着头活着的人,“虽说只是个厨师,但好歹是老板,没有什么负担,理应趾高气扬。

”《胡同》也有低着头活着的“严振声”,身为百年老字号酱菜铺的传人,一面要将酱菜工艺发扬光大,另一面还要肩负养家重任,“我何冰也是这样的,一大家子人,上有老,下有小,不能太任性。

”  演戏和做酱菜差不多,都是手艺活。

“我就做个手艺人吧,在舞台上打磨手艺。

”在北京人艺这么多年,何冰的同事说:“如果剧本有十层皮,何冰就是要挖到最里面那层最本真的东西。

”第一次读到《芝麻胡同》剧本的时候,何冰就看懂了,“这个事跟酱菜没什么关系,不过是一个比方,把人生比喻成酱菜,酸甜苦辣。

那时候穿长衫是酸甜苦辣,今天穿着西装也是一样,我们一生就是腌制的过程,最后腌制得特别好就是成功人。

”  “他(严振声)有一个儿子,我也有一个儿子。

”何冰笑着说。

儿子今年15岁,与何冰戏里戏外老实稳重的形象不同,儿子在生活中的造型看上去更像一个摇滚明星。

老爸见多识广自然也理解儿子,每次跟人说起儿子,都是一副“癞痢头儿子自家好”的腔调。

太太是他的初中同桌,这么一算,何冰的恋爱经历应该属于传统古典型,“我是那种非常因循守旧的人。

有些人过得灿烂,但有相应的代价,那里边儿有很大的危险,但我是生活里的胆小鬼。

”关于生活,他总是点到为止,不会展开,何冰这样的艺术工作者和明星的区别,就在于他不需要时不时地制造热点。

  别当真 自己知道斤两  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,何冰被分配到了人艺。

虽然让人羡慕,但是要在人艺出人头地,太难了!整整4年,何冰拿着99元的月薪在跑龙套时,同班同学江珊、徐帆等已经走红了。

但他并不气馁,即使在舞台的边缘,他也在学习艺术家的经验,经过这个阶段的沉淀,他从没戏拍,慢慢变成了戏找他。

  无论是剧场,还是影视剧的片场,何冰对戏极其尊重。

曾经有一场戏,何冰要对着镜头一口气喝完一瓶可乐再说台词,他完成得非常顺利,一遍通过,当导演喊完“卡”之后,何冰说刚才的可乐瓶里装的是什么?追问之下,道具组才发现,怕可乐不够用,就用酱油装了一些放在一排可乐中,结果女演员不知情,顺手抄起一瓶酱油给了何冰……在话剧《窝头会馆》的舞台上,砸酒瓶划破了手指,他把手缩进戏服,任由鲜血染红戏服,嘴上轻松地说着台词。

  凭着这份对演戏的尊重,从《白鹿原》里的鹿子霖到《情满四合院》里的傻柱,他实现了口碑收视双丰收,有网友甚至给出了“有何冰,无烂片!”的评价!十几年前他演《大宋提刑官》里的宋慈,一身正气,据统计,这也是央视除了《亮剑》外复播率最高的一部电视剧。

  如今,年过半百的何冰正在向“老艺术家”的行列迈进,拍摄《芝麻胡同》的时候,年轻的王鸥说:“在剧组休息室里,与何冰老师聊天,都感觉自己在上课,收获很多。

”这话传到了何冰的耳朵里,他说:“这是她对我的尊重,我知道就行了,我们也别当真。

”人们说他是台柱子,他却说:“一个房子哪需要那么多柱子?自己得知道斤两。

”  别矫情 把道理说白了  有的艺术工作者说话玄之又玄若有似无;也有的艺术工作者,就像何冰,深深的话浅浅地说,长长的路慢慢地走。

“我今年51岁了,这两三年,生活中的事情和道理在我面前突然开始明晰起来了。

”  最近这两年,何冰一直在北京的胡同里表演,在何冰看来,胡同里的烟火气与世界上规矩也差不多,“小时候,我们拜年走亲戚,叔叔大爷们坐在一起说话,看上去都是规规矩矩的,不撒汤、不漏水,这叫烟火气。

你要面面俱到,一大家子人凑在一起不容易,联合国开会也是这样,都得照顾到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